丝瓜阅读平台app官网版

“师妹,师妹,快看,有雪,要打雪仗,打雪仗,我们一起堆雪人,打雪仗吧!我要建造白雪城堡,当白雪公主。”

郑玉儿扒拉着考斯特房车的窗户,指着远处山头上的皑皑白雪,在座位上兴奋的蹦来蹦去,嗷嗷直叫,拉都拉不住。

幸亏是换乘了一辆内部空间大,设施多的房车,不然都不够她折腾的。

她口中的师妹却并不比她小,正抱着脑袋哀叹,几乎快要神经衰弱的肖薇肖女侠。

这位小师姐怕是不知道白雪公主与白雪城堡压根儿就没有半毛钱的关系吧?

从乘坐飞机抵达蜀川省的省会荣都市,再坐上这辆高档豪华房车,郑玉儿就兴奋的不行,精力就没有用完的时候。

年纪大的不是师姐,反而是师妹,年纪小却是师姐,入门先后,长幼有序,却是一件令人无可奈何的事情。

谁让小玉儿入门比肖女侠早呢?

这一声师妹只能捏着鼻子认了,肖薇一点儿都拗不过这位还在上小学的小师姐。

她本人是211毕业的本科大学生,平时还要辅导师姐的学校作业,听起来实在是不可思议。

这对师姐妹对面坐的是两人的师傅,名满江南的钱江省武林宗师,“百步神拳”何相鹏老宗师,双手按着一支登山拐杖,正笑意盈盈的看着这个像皮猴子一样在路上就没有停歇过的小徒弟和一脸无可奈何的关门女弟子,从钱江省湖西市出发,就不曾感到过寂寞。

这一对师姐妹可比曾经收入门墙的不肖之徒王继杰要有意思多了,老宗师曾经的阴霾早已经被徒弟们的欢笑声驱散。

钢琴气质黄裙美女悠闲惬意生活美照

当初那个变态徒弟王继杰要是知道有今天,恐怕会直接一头撞死,自己试图占便宜的对象,竟然入了师傅的门墙。

“好啦,好啦,坐稳点儿!那里是雪线,我们要去九寨沟,不是去爬雪山。”

作为师妹的肖薇却被吵得头皮发炸,也不知道师父何老宗师是怎么看上这个魔星似的小师姐,还收入墙门,难道不怕吵得日夜不宁吗?

偏生何老宗师自己喜静,却一点儿也不介意有个上窜下跳的小徒儿。

小孩子嘛,原本就应该是这样,从早到晚,能吃能睡,生龙活虎的嗷嗷闹个不停。

一副老成稳重,反而更让人担心。

“要去爬雪山!师父,要去爬雪山,站在山顶,我就是王!”

小师姐郑玉儿不依,瞅着远处雪线上面大片大片的积雪,就眼馋的紧,恨不得现在就冲上去,好好嬉耍一番。

钱江省时值深秋,秋老虎肆虐,一会儿热的短衫薄衣,一会儿冷的要套上夹克线衣,作为江南水乡,想要等到打雪仗堆雪人,起码得过了元旦,春节前后的时间。

小孩子本来就活泼好动,更何况白雪就在眼前,哪里按捺得住,小师姐嗷嗷直叫的就像一条脱了缰绳的二哈,要不是在车上,恐怕这会儿拦都拦不住,直接往山上跑了。

“这里是高原,你留点儿力气,免得一会儿高原反应,别说玩雪了,恐怕连站都站不住。”

负责看管小师姐的肖女侠头大如斗的劝说,生怕师父一口答应了下来,半路转向大雪山,那乐子就大了。

松州平均海拔在3500米到4000米,最高的四姑娘山主峰;有6250米,只要一进入这片川藏交接的地带,高原反应就会成为一颗阴魂不散的不定时炸弹,随时都有可能爆发。

低气压,缺氧,绝大多数人都会像离了水的鱼一样,得拼命呼吸才能维持住体力,不然心头就会狂跳不止,高原反应接踵而来,真难为这个小姑娘还能若无其事的活蹦乱跳。

“百步神拳”何相鹏老宗师虽然很少来高原地带,但是他能够稳定住自己的呼吸,如同在低海拔地区一样,完没有任何不适。

反倒是肖薇肖女侠,因为练武的缘故,新陈代谢比普通人高,对氧气需求反而大,一旦供应不上,脸色随着海拔渐渐增加,达到3000米以上后,就开始有些微微发白。

要不是曾经吃过李白给的洗髓丹,体质被调理的格外纯净,营养能量利用率大大提高,否则这会儿恐怕也会不太好受。

“玉儿,等我们从九寨沟回来,如果路过雪山,师父带你去爬雪山。”

看到另一位徒弟肖薇的脸色不太好看,何老宗师终于开口。

房车小桌上摆的气压表显示,海拔高度已经到了3100米,尽管会有些误差,但是不会差太多。

“耶,师父万岁!万岁,爬雪山,珠穆朗玛峰。”

小玉儿又蹦了起来。

肖女侠再次抚额哀叹,还珠穆朗玛峰?

喜马拉雅山脉离这儿还远呢,附近只有最高六千多米的四姑娘山,可是这儿只有俩姑娘,还早的很。

连四个姑娘都没凑齐,还想召唤第三女神?怕不是想的美!

要是李白那家伙也能跟他们一起出发就好了,抬手一个响指,皮猴子小师姐立刻变成文静小淑女。

在这个时候,肖薇非常想念李白同学的催眠术,真能救自己出水深火热啊!

这个李白,这会儿跑到了哪里?

是不是已经在九寨沟武林大会举办的地方等着他们。

肖女侠几次想拿出手机,拨通李白的号码,却又屡屡放弃,不得不拿出几个茂县的糖心苹果,小刀子在手上耍了两下,不紧不慢的削起了皮。

接应人员看到了路边的指示牌,从副驾驶座转回头来说道:“前面就是九寨沟,还有半小时的车程,何师父,你们入住后,在一楼吃晚饭,是自助餐,人到就行,不需要证明,时间是六点到九点,晚上还有夜宵,等签到时会有更详细的日程表和说明。”

一个司机,一个地接,便是这辆考斯特房车的服务人员配置。

九寨沟景区这两年一直处于封闭状态,即使在今年的国庆节筹划着恢复开放营业,但是华夏讲武大会举办的地方,依然属于游客禁入的区域,如此一来便避免了被外界打扰,参会者可以安心享受大会招待和武林同道的交流。

“嗯!知道了,你辛苦了!”

何老宗师点了点头,从飞机在荣都双流国际机场落地后,他和两个徒弟就任凭大会主办方安排。

房车接送是宗师级嘉宾的特殊待遇,其他人都得自行寻找交通工具抵达九寨沟。

华夏武术界目前有资格被称为宗师的人,不过二十多人,因此无论走到哪里,参加武术界的各种活动,都会得到相应的礼遇。

肖薇和郑玉儿沾了师父的光,才能够舒舒服服的坐着房车从荣都一路过来,中午还在茂县品尝当地的美食,顺带着买了十几斤当地的特产糖心苹果。

此时是下午五点多钟,太阳已经西斜,一路颠过来,按照正常情况,应该早已经饿了。

好在肖薇和郑玉儿准备了充足的零食,再加上途中的补给,根本感觉不到饿,估计连晚饭都不一定能吃多少。

考斯特房车在超过一辆三轮摩托货车时,郑玉儿指着盘腿坐在后面车斗里,正低头打盹的一人,兴奋地说道:“咦?你看,那个是不是藏族人,那袍子可真漂亮!”

一路上过来虽然没少见藏袍,可是与车斗里那人身上的相比,简直就像是丑小鸭与白天鹅的区别,似乎这才是正宗的藏式风格。

“什么啊!不都一样吗?”

正在给师父削苹果的肖薇好奇的往后看了一眼,就看了个隐隐约约的轮廓,并没有像小师姐那样看的真切,撇了撇嘴,然没有在意。

倒是房车副驾驶座上的地接看的清清楚楚,主动介绍道:“这是最正宗的纯手工藏袍,和店里买到的现代工艺藏袍完不一样,用的都是最好的料子,连上面的宝石都是真的,穿这件袍子的人也有一定的社会地位,或许是一位头人。”

“哈?头人?一定很厉害喽!”

郑玉儿跃跃欲试,显然又歪了楼。

“别去招惹什么头人,这里是法制社会。”

肖薇就是担心这位小师姐跑偏了,拉都拉不住。

更何况在松州这个地界,汉人才是少数民族。

考斯特房车从三轮摩托货车旁擦边而过。

李白若有所觉的抬起头,只看到了一个车屁股,又继续打起了盹。

毕竟这辆送快递的三轮摩托货车能够爬得动九寨沟的陡坡就已经相当不错了,但是动力依然没有办法与四个轮子的相比。

因为没能赶得及入住川主寺镇,国庆节期间,整个川主寺镇的宾馆部爆满,李白只能搭乘顺风车到更远的若尔盖县城落脚,然后在当地找车,回过头来前往九寨沟。

哪想到九寨沟景区封闭了两年,交通承载能力弱了许多,国庆人流量如潮水般涌来,李白又不想跟人山人海去抢车,只好借着身上的藏袍,一路搭便车进入景区。

好在这身袍子相当给力,一抬袖子,拖拉机,三轮摩托车,招手即停,连钱都不要,虽然慢了点,还要中途不断换车,但是并没有耽误他赶到九寨沟的行程。

Tags